呵呵超开心

主食韩叶不拆不逆!韩叶韩叶韩叶!!!
封面来自lof@砚秋炸鸡块
头像来自@白開水少尉,有幸抽中!专属于我

【曾经他想,如果能这样十年,也不错】
【后来却觉得,如果能这样一生,也很好】

【韩叶】借个火

## 一篇不明所以……

## 我真的不知道我想写什么,就祝大家高考顺利吧!!!

 

-

最后一个boss倒下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两点了。

叶修摘下耳机,出了口气。回头看了看一片漆黑的宿舍。室友早都睡了,平稳的呼吸声回荡在宿舍里。

爆手速用打字指挥了一个多小时,现在的叶修还完全处于兴奋状态,没有半点睡意。他关了电脑,拿了烟和火机,悄悄带上了宿舍门。

整个宿舍楼安静得不像话,偶尔能听见围墙外大马路上汽车呼啸而过的声音。他靠在走廊的栏杆上,点了一支烟。

风很大,烟燃的非常快。叶修感觉自己还没抽两口,就已经烧了一大截。

这学期课很少,叶修到是落得清闲,没课的时候就在宿舍里打打游戏,像今天这种半夜出来抽烟的情况,的确是不罕见。他弹了弹烟灰,看着对面楼。

两点过了,对面楼的灯基本都熄灭了,很安静。他趴在走廊的栏杆上,盯着远方发呆,等手上这只烟燃尽了,在地上摁灭,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餐巾纸包起来,然后取出了另一只烟。

大概是游戏打得太久,他的耳边似乎还有游戏里技能的声音,好不容易才安静了下来。他拿出火机,小心地挡着风,打了火把烟点着了。

结果还没来得及吸两口,就看见走廊的另一边过来了个人。

叶修看着人影,愣了一下。

大半夜在走廊上抽烟他的确是尝干,但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第二个人。

来人个子挺高,脸背着光看不见,看到叶修也没反应,继续走了过来,一直到走近了,叶修才看清楚他的脸。

抛去其他单看五官,还挺帅的。只不过再把其他拉回来,再配合上现在的场景,到是把叶修吓够呛,感觉对方下一秒开口就是一句:这里不准抽烟,罚款两百。

他往边上走了两步,一脸警惕的看着来人,一直到对方走到自己旁边了,才开始想如果对方要问自己的班级姓名,自己就说叫魏琛。

结果他是万万没想到,对方背靠着栏杆,从口袋里掏出个烟盒,对自己抬了抬下巴。

“劳驾,借个火。”

叶修这才松口气,从口袋里拿出火机扔了过去,看着对方熟练地点了火吸了一口,才把火机递回来。

“谢谢。”对方点点头。

叶修也跟着点头,别过脸看着另一边,默默地抽着烟,直到烟燃到底了,才吸进最后一口热气,蹲下身摁灭了烟头,包裹进之前的纸巾里。

“我回去了。”他对着那个人点点头,有些尴尬地招呼了一声。

对方没说话,看着他。他也没多想,转过身就往自己的宿舍楼走,结果刚走两步,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。

“……你叫什么?”

叶修愣了一下,转过身,回答到:“叶修。”

“嗯。”对方也抽完了烟,利落地摁灭了,“我叫韩文清。”

 

这个事情算不上什么大事,叶修回个身就忘得差不多了,回到宿舍洗漱了一下,就躺下了。

第二天早上第一节没课,叶修八点过被临走的室友叫起来,勉勉强强收拾了一下自己,压着上课的时间出了门,结果刚走到走廊上,就看见前面拐口处一个一晃而过的身影。

有点眼熟。

叶修想了好一会儿,也没想起是谁,只好作罢。匆匆忙忙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,正好上课铃响了。

他在后排找了个座位,把书拿出来,翻到相对应的页数,盯着讲台上的老师发呆。

无趣。

迷迷糊糊地熬过了上午的课,吃完了午饭又跟室友们一起去了图书馆,在图书馆里把作业做了,顺便复习了一会儿,就觉得有些坐不住。

他跟室友们招呼了一声,一个人回到了宿舍,然后和往常一样的点开了游戏,听着公会里人的叽叽喳喳地聊天,感觉心情好了一些,甚至自动请缨带了一个新的副本开荒。

这下倒是忙碌了起来,从七点过一直打到了十二点,开荒到60%的位置,才终于团灭了。叶修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脖子,从电脑面前起来,看了看准备睡觉的室友们,收拾东西去浴室洗了澡。

洗完澡出来宿舍灯已经关掉了。叶修用毛巾擦了擦头发,套了件衣服,决定去走廊上风干头发,顺便抽两只烟。

结果刚走出宿舍门走到自己就经常呆的走廊上,就看见了一个人。

大概就是昨天遇到的那个人。

叫什么?

韩什么来着?

哦,韩文清。

叶修走过去站在韩文清旁边,背靠着栏杆,从口袋里拿出烟,取了一只叼在嘴上,还没来得及掏火机,旁边的韩文清就已经帮他打好火了。

叶修用手拢住火光,凑上去点燃了烟,深吸了一口,呼了口气。

“谢谢啊。”

韩文清点点头,没说话。

“你住哪边啊?”叶修主动搭话到。

韩文清指了指另一栋楼。说:“15栋。”

“我住14栋的。”叶修说。

“嗯。”韩文清答了一声,转过头看着他,却没再说话。

叶修没注意到对方的眼神,眯着眼睛看着天花板,听着从不知道宿舍楼哪个角落传来一阵笑声,然后声音越来越近,似乎到了他们附近。

他站直了身子,往下面看了看。

大概是点了夜宵的同学,正在叶修他们正对着的侧门处翻墙,只见一个瘦小的男生腿一蹬就翻了上去,过了片刻就拎着袋子回来了。先把手上的食物从栏杆缝隙里递给同学,然后自己再利落地翻了回去。

叶修趴在栏杆上围观了全程,啧啧了两声:“现在的小孩子可真厉害了,我大一的时候,有个同学因为翻墙把脚给摔折了。”

韩文清闻言笑了笑,问到:“你现在大三吗。”

“嗯。”叶修叹了口气,“快毕业了。”

“还有一年呢。”韩文清说。

“你呢?”

“一样。”

“嗯。”叶修叹了口气,把最后一口烟吸完,摁灭了。

“我先回去了啊。”

“好。”韩文清看着他慢慢走到走廊的尽头,没忍住开口喊了一声。

“叶修。”

“……嗯?”叶修停下脚步,转过头看着他。

“……”韩文清顿了顿,还是叹了口气。“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 

和叶修的无数个夜晚一样,在走廊上抽支烟,然后回宿舍睡觉。

都没有什么区别。

不过叶修大概不知道的是,韩文清曾经有一段时间失眠,半夜睡不着的时候会站在宿舍的阳台上发呆。

结果就有一天,他看见在不远处的走廊上有一个人。

离得有些远,再加上走廊上没有灯,只有在那个人点火的时候能从燃烧的火光里看见他的五官。头发有点乱,鼻子很挺,眼睛因为点火而垂着,睫毛好像很长,拿烟和打火的手指很好看。

然后看着那个人点上烟以后,就趴在栏杆上,看着远方发呆,目光从来没有往自己这个方向偏一偏。

而韩文清也突然不知道为什么从房间里取了烟和火机,点了一支,靠在栏杆上,看着那个人。

日复一日。

终于有一天,他关上了宿舍的门,下了楼,走到走廊的位置。

无视那个人惊讶的眼神,直接站在他旁边,从口袋里摸出烟,对他抬了抬下巴。

“劳驾,借个火。”

 

——咔嗒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近状态有点差,写什么都写不出来,难过orz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7)
热度(168)
©呵呵超开心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