呵呵超开心

主食韩叶不拆不逆!韩叶韩叶韩叶!!!
封面来自lof@砚秋炸鸡块
头像来自@白開水少尉,有幸抽中!专属于我

【曾经他想,如果能这样十年,也不错】
【后来却觉得,如果能这样一生,也很好】

【韩叶】不回话的情诗(15)

## 年龄操作八岁,年下小狼狗韩 x 干爹画家叶

## 这一更大概是,上个月写的……我终于有了五千字存稿了()

## (1)点这里    (14)前文点这里


15。

叶修说完这句话后,便没有再继续说下去。韩文清也没有追问,低下头继续默默吃面。吃完了面叶修一边不情不愿地去洗碗,一边吐槽:

“所以说这个麻烦啊,煮起来不麻烦收拾就麻烦了,锅碗瓢盆的都要洗,还是泡面方便——吃完扔掉就好了。”

“你就当饭后运动。”韩文清旁边帮忙收拾,等叶修洗完了碗看了看时间,已经快十二点了。

“你准备回去了?”叶修看他看时间,问到。

“嗯。”韩文清点头。

“行,你去吧。”叶修伸了个懒腰,“我去歇着。对了,我们校庆在26号,你到时候有空就来看个热闹吧。”

“好。”韩文清收拾了包,走到了门口,迟疑了片刻,“那到时见?”

“嗯,快回去吧。”叶修摆手。

韩文清答应了一声,走出了他家门。

从叶修家回学校要多转一趟车,只不过今天韩文清不大想转车,于是在他家楼下刷了个共享单车骑了上去,打算直接骑到车站。五一小长假的最后一天,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车辆,反倒是行人为了避免正午的阳光,很少会选择这个时候出门。

韩文清停在路口等红绿灯,手指在自行车的把手上不规律地敲打着,脑子里突然想起了叶修说的那句“家里做的饭”。

叶修家的情况他并不清楚,不过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和道听途说来的各种消息,家里人不支持他学画画,而他又是年年奖学金公费出国。莫非是真的上了大学以后就完全没有靠家里了?

厉害了。

 

因为在路上骑车耽搁了点时间,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三点了。韩文清回到宿舍,张新杰和林敬言已经回来了,正蹲在地上从行李箱里收拾出自己带回来的土产。韩文清跟他们打了个招呼,冲了个澡,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张佳乐一脸沧桑地拎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。

“搬家呢?”韩文清把毛巾挂在阳台上,看了他一眼。

“哎哟喂,别提了。”张佳乐瘫倒在凳子上,“这一路回来我快累死了。”

“你买了很多东西吗?行李箱都放不下了。”张新杰转过身,带着点幸灾乐祸地看着他。

“不是啊,就是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去的时候箱子都能塞下,回来的时候就怎么都放不下了,当时又赶时间,只能勉强拎在手上了。”张佳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一饮而尽,才喘过来气,“我先洗个澡,然后咱们今天去哪吃啊?”

“还去吗?你不是已经气若游丝了。”林敬言掏出手机,笑道。

“毛线!洗个澡我就原地复活!”张佳乐走进浴室里,打开水对着天花板喊道。

其他三个人都笑了,韩文清叹了口气,走到自己的座位边上换好了衣服,做好了准备出发。

林敬言的手机里总是存满了各式各样的美食攻略,所以每次宿舍集体活动的时候去哪里怎么去都是他决定,其他三个人就跟着走就完事了。这次他选择的是一个韩国烤肉店,店面装修得还挺讲究的。结果四个人刚落坐,张佳乐的捅了捅旁边的张新杰,小声说:

“诶诶,那边那桌的几个女生是不是我们班的啊?”

“是。”张新杰坐直了身子张望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“谁?”韩文清也回了回头,在两桌人中犹豫不定,“是左边那桌?”

“右边的。”林敬言说。那桌女生好像也看见他们了,几个人对视着,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气氛。张佳乐抬起手对着那边摆了摆,几个人都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,这才都回过了头。

“好尴尬啊。”张佳乐吐了吐舌头,从桌上拿起菜单挡住半边脸,“到是老韩,你居然连我们班女生都不认识?”

“嗯?”韩文清突然被点名,欲盖弥彰地端着杯子喝了两口,说,“不大熟,平时也没有什么来往。”

“这个倒是的。”林敬言点点头,“我也只是知道名字,根本算不上熟。”

“感觉大学和高中好不一样啊。”张佳乐叹口气,“平时也没有什么集体活动,一个班上的关系还不如社团里的同学关系好。”

“说到社团,”张新杰从张佳乐手里抽出菜单,开始点菜,“下个月社团就要换届了,你们有想法吗?”

“我想留部啊,”张佳乐叹口气,“不知道能竞选上不。”

韩文清没有参加任何社团,这种时候就总有些插不上话。于是他摸出手机,默默地刷了刷朋友圈。结果还没看一会儿,话题突然又转到了韩文清身上。

“老韩,你下学期要不要考虑参加个社团啊?”

韩文清抬起头:“没什么感兴趣的。”

“不过你周末都不在学校,也参加不了什么活动。”林敬言说,“好像一直没问过,你周末都去哪里了啊?”

“……去学画画。”韩文实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解释自己和叶修之间的各种弯弯绕绕,索性言简意赅。

“哇哦,”其他三个人一起感叹,“这么拼吗?”

韩文清笑了笑,没再解释。毕竟自己去叶修那里,大概只有10%的心思和时间,是在画画上。

 

五月的确是大家都挺忙的时候。有社团的忙社团,没有社团的要不就打工或者学习。张新杰就每天雷打不动的图书馆,每周二四五没有晚课,就在图书馆呆到闭馆,然后周六上午去图书馆,下午去打羽毛球,晚上在宿舍休息,周天在图书馆呆到下午闭馆,然后回宿舍。

韩文清觉得他这样的生活似乎特别有规律并且充实,于是跟着他的作息过了两个星期,终于还是放弃了。

张新杰这个人的自制力,简直太可怕了。

“我听我同学说这周末是美院校庆。”晚饭的时候,林敬言突然说,“你们打算去看看不?应该还挺多人的。”

“美院吗,”张佳乐说,“可以啊,我也有同学在美院,听说今年校庆还挺隆重的。”

“可以去看看。”张新杰也点点头,然后剩下三个人转头一起看向韩文清:

“去吗?”

“去。”韩文清拍板。

 

看了看时间,果然,这周末就是叶修他们美院的校庆了,叶修的朋友圈里也转发了一条相关推送,被韩父点了赞并且还留了个言:

-不错!很有艺术氛围,记得让文清也去感受感受。

韩文清有些无语地关上手机,跟着室友一起去教学楼上晚课。今天晚上的还是那门选修,四个人去得晚了,位置在前排边缘,大屏幕但不大清楚。韩文清看了个开头,就低下了头,重新拿出了手机。

从五一到现在,二十多天了。也不知道是因为每天都差不多还是因为有太多事情要做,甚至没有意识到已经过了这么久。现在回过头来看看,总觉得上次见到叶修已经是半年前了。

美院的校庆的确是弄得蛮大的,公交车还没到站,就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,路上的行人应该都是来看校庆展出的,隔得老远就能听见一片喧闹。

韩文清他们下了车,跟着人流往大门走,刚走没两步就收到了叶修的消息。

-你到了吗?

韩文清回复过去:

-嗯,我和朋友一起来。

-行,那你自己玩吧,忙。

韩文清收起手机,看了看周围的人。叶修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记得自己,也算是很给面子了。

美院校庆在周末,再加上完全对外开放,所以不乏大量来看热闹的人群。韩文清不大喜欢人太多的地方,此时也只能完全硬着头皮跟着人群挤进了校门。进了学校以后,人流分散开,才感觉能喘口气。

“去哪边啊?”张佳乐已经不知道从哪里取了一份参观指南,原地打转找着方向,“这边是服设展,这边是平设展,这边是动画展还有雕塑书法摄影……哎哟不行了转晕了。”

“我看看,”张新杰接过指南,规划了一下路线,“从这边走吧,绕一圈然后再去……”

“你带路吧,”林敬言无奈地笑笑,“咱们别堆在门口了。”

韩文清不是第一次来美院,不过跟上次的惊鸿一瞥相比,这次倒是能看的更细致些。美院的建筑完全不愧对于美院的名声,其设计风格韩文清根本无法用语言描述,只觉得自己相关的课程全部白学了。

按照张新杰规划的路线,第一个参观的是雕塑展。大概是正值毕业季,大四毕业生的毕业设计也参了展,还有许多年轻老师的作品,所以作品质量普遍挺高的。只不过韩文清并看不出什么门道,只能看热闹。热闹看得差不多了,又只惦记着什么时候能见到叶修。

叶修他们学院的展出是在美院新修的展览厅里,算是整个校庆人最多的地方。韩文清在门口的时候又给叶修发了个消息,问他是不是在展览厅里,结果一直到韩文清终于排队进到了厅内,也没有等到回复。

展览厅很大,并且分了好几个区。到了画展,韩文清和他的小伙伴们才算是勉强找到了自己能看懂的东西,也感兴趣了不少。从国画水彩版画绕到最后的油画区,结果刚踏入另一边的地界,就听见一个耳熟的声音,透过扩音器传过来。

“往里走一走往里走一走,注意脚下注意钱包,不要拥挤有序观展……”

韩文清顿了顿,寻着声音转过头,发现叶修一脸生无可恋的靠在入口处,手里拿着个小蜜蜂,正在一遍一遍地说着相同的台词。

“老韩,看什么呢?”张佳乐他们注意到韩文清没跟上来,脚步停在了入口处,退了回来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没事,遇见熟人了,我去打个招呼。”韩文清笑笑,往叶修的方向走过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基友问我,你的稳定更新,意思就是不更新吗?

嗯……我错了!

其实我想存存稿的,但是……存稿失败。

下章隔两日!

(16)点这里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11)
热度(120)
©呵呵超开心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