呵呵超开心

主食韩叶不拆不逆!韩叶韩叶韩叶!!!
封面来自lof@砚秋炸鸡块
头像来自@白開水少尉,有幸抽中!专属于我

【曾经他想,如果能这样十年,也不错】
【后来却觉得,如果能这样一生,也很好】

【韩叶】不回话的情诗(16)

## 年龄操作八岁,年下小狼狗韩 x 干爹画家叶

## 感觉步入正轨了(是错觉)

##(1)点这里   (15)前文点这里


16。

叶修站在场馆入口,目光在来往的人身上打转。韩文清看着他,小心避开人潮,慢慢从侧面绕了过去,结果还没伸手拍叶修的肩膀,对方就转过了身,一脸得逞的笑容。

“以为我没看见?”

韩文清吓人未遂,耸了耸肩:“你怎么在这看门了?”

“别提了,”叶修叹了口气,“院里安排我过来负责解说答疑,不过显然他们是把校庆当成了正规展览。这么多人来去匆匆的,哪有空听你讲解。”

“也是。”韩文清点了点头。叶修的眼神穿过他的肩膀,往后面看了看,抬了抬眉毛:

“你同学啊?”

韩文清回头看了一眼,正看见室友们在不远处站着,看见自己回过头,配合地挥了挥手。

“嗯。”韩文清转过头,回答到。

“那行,你们逛吧,今天挺热闹的。”叶修说。

韩文清点了点头,正打算转身的时候,突然又被叶修叫住了:“对了,明天我几个朋友一起吃饭,你要来吗?”

韩文清想了想,摇了摇头:“还是算了,我和室友等会儿就回去了。”

“也行。”叶修耸耸肩,继续举起小蜜蜂,有气无力地站在门口招呼着。

“不要拥挤,排队慢慢来,注意脚下……”

“诶,老韩,你认识啊?这是美院的老师还是学生啊?”

韩文清刚走到室友旁边,就听见张佳乐问到。

“嗯,美院的老师。”

“厉害了,怎么认识的啊?”

“啊,”韩文清斟酌了一下,选择了最保守的说法,“他是教我画画的老师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室友们深以为然,“那你每周末都是来美院这边了?难怪这么轻车熟路的。”

韩文清和室友们说着话,眼睛却看着旁边挂着的画作,一直到最角落的一幅上,才停下了脚步。

绘者:叶修。

画面是熟悉的颜色,正是叶修之前自己让帮忙洗笔洗颜料的那一副,现在这样看来,到是比在叶修的画廊里挂着要好看了不少。

大概是韩文清突然地原地驻足引起了室友的注意,林敬言等三个人也围了过来,开始各抒己见。

“这幅感觉跟前面的简直不是一个水平啊,这是老师画的吧?”

“叶修……这名字挺耳熟,好像在我老家那边办过画展。”

“嗯?”韩文清闻言有些诧异地看着张新杰,“你确定?”

张新杰耸耸肩:“去年的事情啊,当时我老师带我们去的,说是一个新生代画家,让我去见识见识。”

“我记得新杰的老师挺厉害啊,”张佳乐说,“那这个叶修想必也是有真材实料的咯?等我回头查一查。”

韩文清站在他们中间,心中五味成杂。

似乎他和叶修的关系很好,至少还是偶尔能一起说话一起吃饭的关系,但是仔细想来,自己似乎和今天看过这幅画的每一个人都一样。

叶修在意自己,仅仅是因为自己父亲的关系,而脱去这一层关系,自己就只是一个平凡的过路人,欣赏他的画作,然后再心底里叹息一声,便算是过了。

而自己想要的,不仅是站在画外。

他无视身边室友的小声说辞,转过头,却在人海中没能找到叶修的影子。

 

“美院真不愧是美院,校庆跟嘉年华一样。”张佳乐啧啧两声,活动了一下肩膀从美院侧门走出来。

“大门那边堵得水泄不通,希望侧门会好一些吧。”

“别说了,”林敬言叹气,“等会儿回去的地铁也够得挤的。”

“走吧走吧。”韩文清回头看了看依然人声鼎沸的校园,掏出手机给叶修发了条信息,便跟着室友离开了。

结果一直到回到学校了,叶修也没有回复。

韩文清没有参与室友们的讨论,收拾了一下东西就躺在床上了,临睡前看了看手机,叶修还是没有回复消息。

他叹了口气,把手机扔在了一边,闭上了眼。

 

周末过去就是叶修的生日,韩文清上了大半天的课,才想起来要不要给他发个消息。正在点开对话框的时候,室友们突然过来招呼着去下一个教室。韩文清回答这,随手发了一句“生日快乐”过去,便收拾了书本跟着室友离开了教室。

到达下一个教室坐下后,韩文清就收到了回信,简单的两个字加一个标点:“谢谢!”

韩文清没有回复,顺手点开了叶修的朋友圈,看见了他前两天更新的图片。

大概是在校庆结束后和朋友们一起出去的时候拍的,叶修坐在离镜头最远的角落,头上顶着一个歪歪斜斜的生日帽,一脸的无奈。照片里的人不少,都是韩文清没有见过的,最重要的是,有三个女生。

很漂亮的女生,其中有一个肉眼看上去和叶修甚是亲密。他盯着照片看了半天,才回过神来。讲台上的老师已经把PPT翻到第三页了,而自己才匆匆打开书。

 

不用去画廊了以后,好像连周末都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了。韩文清想起自己上学期惨淡的期末成绩,决定还是趁机好好学习,不要再去想什么叶什么修什么叶修。

不过,常言道,天不遂人愿。

韩文清刚到图书馆拿出书看了十分钟,就收到了一条新消息。

他点开一看,小半个月没见过的头像出现在最上方。

叶修:我明天要去你们学校,请你吃饭。

韩文清看着消息看了半分钟,然后转头看着书又看了半分钟,选择放弃,回复了过去:

-为什么?

叶修秒回:去你们学校搞个什么讲座,原本的老师没时间了,我去打个酱油。

讲座?韩文清愣了愣,切到学院通知群里看了看,发现第二天的确是有个讲座,并且自己所在的班级的确是被迫参加了的。于是他回复过去:

-你几点来?

-中午吧,可能跟那边院领导什么的吃个饭,讲座过后我联系你。

韩文清想了想,还是说了:不用了,这个就讲座就是我们学院的,我会去参加。

叶修先是回复过来一串省略号,然后才说:

-那行,明天见吧。

韩文清看着最后四个字,半晌才把手机扣在桌子上继续看书。

明天见。

 

难得一个没有课的下午,对于大学生来说,突然的讲座任务简直就是晴天霹雳。张佳乐哀嚎着从床上爬下来,随手用发圈把乱糟糟的头发扎了起来,打着呵欠跟其他三个人走出了宿舍。六月的天气已经进入夏天了,下午的阳光真是火辣的时候,从宿舍走到报告厅,身上已经渗了一层薄汗。

韩文清刚进入报告厅就在四处张望,可惜没看见叶修的影子,只能先到报告厅里找了个位置坐下,听着身边的张佳乐一边玩手机一边抱怨着浪费青春。

也是了,如果来的人不是叶修,韩文清自己也会觉得这些没所谓的讲座就是在浪费青春。他翻看了一下在报告厅门口取阅的讲座传单,里面并没有叶修的名字,大概真的是他所说的,是替其他老师来的。

“诶诶,老韩你看见了吗?嘉宾席最边上那个……是不是叶修啊?”

张佳乐大概是发现了新大陆,愉快地像身边的人分享起来。

“好像还真的是,就是我们那天在美院看见的那副画的作者吧?”林敬言也推了推眼镜,肯定道。

“传单上到是没写。”张新杰低头翻了翻,说到。

“其实……”韩文清正想告诉他们叶修就是那个站在门口指挥参观的老师,但是才刚说了两个字,领导就老师就走了进来,他也被迫禁了声。

不过他到是能看见,叶修跟在队伍的最后,走了进来,目光似乎在寻找什么,然后又定住了,对着不知名的就角落报以标准微笑。

韩文清不确定他是不是看到了自己,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看,然后在叶修站在属于自己名牌后面的时候,接收到了周围三个室友震惊的眼神。

 

就像叶修自己说的,他就是来打个酱油,大部分都是美院的其他教授、导师再说。林敬言寻了个空子,小声问韩文清:

“那个叶修,就是教你画画的老师?”

韩文清点点头。

“他看上去年级不大,就已经在美院任教了?太厉害了吧。”张佳乐感叹道。

“他……是挺厉害的。”韩文清回想了一下叶修的传奇生涯,正打算再说两句的时候,空旷的报告厅里突然回荡起他无比熟悉的声音。

“大家好,我是美术学院造型艺术学院讲师——叶修,今天给大家讲一讲……嗯,艺术设计与生活。”

韩文清抬起头,发现叶修站在讲台后面,正看着自己的方向,脸上除了礼貌的笑容,还仿佛能读出一丝漫不经心的戏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TBC……五千字的存稿一秒钟就没有了呢(看天)

我什么时候才能日码八千(不存在

(17)点这里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17)
热度(138)
©呵呵超开心 | Powered by LOFTER